uni_虚·胖次

ATR は世界の宝物!!!【开学弧长 对不起…】

太酷了 

我到开学都没更新

。_。好不容易放假了却又要上补习班……嗯…上完补习班再更文???
从这年开始就要变成准初三狗了,可能会很忙呢……希望大家海涵!

【そらまふ】恶龙 骑士与魔法师(5)


#ooc文笔炸#
#be#然后不知道啥时候完结
#掉fo了于是老老实实回来更新#

接受往下……!↓↓↓

眼睛被迫接受屋外强烈阳光的照射,まふ想揉揉眼睛,却又被村民拽下拉走。他撇了撇嘴,看向そらる。

そらる正端详着不远处与众不同的房子。看起来还有一丝崭新的木房子与周围萧条破败的土砖房相比显得尤为突出。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面住着的便是村长了吧。”

そらる嘀咕着,拉着他走的村民回过头,回应道:

“你小子眼还挺好,住的的确是我们村长  。”村民的话匣子打开了,开始喋喋不休起来:“这村长啊可是从城里过来的,既有文化还懂巫术,曾经还拿蜥蜴的骨头把我家女儿给医活了!”村民顿了一下,偏头瞪了一眼そらる:“你要是敢对村长干出什么事儿,我可不保准你能留个全尸。”

そらる耸耸肩,加快脚步默默凑到まふ旁。

一行人走到木房子前,正准备抬脚进去,房子内突然传来一阵声音,紧接着,便有一人被抬出来了。那人肚皮被尖锐的利器划开,里面本应流出的鲜血凝固。僵直的身体就像是被风吹得吱吱作响的枯木。他巨大充血的眼睛瞪着前方,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拉着そらる的村民却是视若无睹,朝着屋内尊敬的一鞠躬,狠狠将そらる与まふ拉进屋:“村长 ,这两人我给您带来了啊。”屋内沉默了一阵,终是应了一声。村民退下,顺带将门关上。

屋内再度回归黑暗。

そらる紧握着まふ的手,原本柔滑的双手因为他手心内的汗变得粘腻。

长久的僵持过后,终于传来一阵叹息。叹息声明明离他们有一段距离,まふ却感觉到脖颈一凉。

“这是第几个了呢…”屋内的人开始自顾自说起来,他似乎在摆弄着一些瓶瓶罐罐。“咔”,蜡烛随着火花的摇摆亮了起来。

枯黄的脸颊隐藏在花白的头发里,他正将一些老鼠幼崽装在玻璃管内。“不如……”他将管子用盖子封好,放在蜡烛上,早已毙命的老鼠一动不动,却逐渐变得枯瘦,内脏内残余的水分被熬了出来,黄黄的液体让人感到一阵恶心。他忽然转过头来,凹陷的眼眶显得他的眼睛很是突出:“你们去把他消灭吧。”

まふ与そらる听着他那时不时激动的话语仍是摸不着头脑,只能紧握着对方的双手,满眼戒备地望着他。

他似乎十分兴奋,招待着他们坐下,一边在实验台边的箱子内翻翻找找。过了一会,他拿出一把沾着血的钝剑小心翼翼摆在台上,再往剑上滴了滴老鼠幼崽的液体。他将剑小心用布包好,递给そらる。“你们去吧!去把他消灭!”他的一直重复着这句话,看着そらる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そらる接过剑,村长如弹簧一般猛的弹开,嘴里念着奇怪的咒语。まふ与そらる的手铐啪地掉下,却在转眼间被穿送到了森林里。

まふ躺在草坪上,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村民的坏话,そらる将布打开,里边掉下了一张字条。そらる弯腰捡起字条,只见纸上用血写着几个字:

“消灭恶龙。”

------------------------------------------------------------------------
我胡三胖终于更新了!
因为偷懒和期中考试掉了超多粉()偷懒只是顺带   真的
如果这个月不懒的话  会写小短篇的!
最后谢谢看到这儿的你啦❤

残缺的木偶(下)

-这个是下篇!
-新鲜的炒粉要不要来吃吃看!【不】

男孩最近变得忙起来了。

先是连续换了几个住处,到后面已经到了不得不在男孩父亲的船里生活的地步。

好在男孩还带着自己。そらる想起仍被主人挂在窗上的晴天娃娃,在心里叹了口气。

透过木质材料细细感受海浪拍打船身的海浪声,そらる僵硬的手指头动了动。仍在睡梦中的小男孩嘿嘿地笑了声,转身把そらる紧紧的抱在怀里。

然而毫无意识的他们都未察觉。

--------------------------------------------------------

在海上航行了大概一两个月,在听见船底木板摩擦着沙子的声音时,小男孩小心的跳下木板,感受着脚踩陆地令人熟悉的感觉。

男孩的父亲指挥着帮手将船上刻着花儿的黑色箱子搬下船来,走在最前头与地图对照着慢慢前进。

男孩自然也没被落下。

他正跟在父亲旁,把玩着手上的小木偶,时不时因跟不上步伐气吁吁地跑上几步。

在几次走走停停后,队伍到达了一座山洞前。

只见男孩父亲将山洞一旁的石块推开,一条隐蔽的密道出现在了世人眼帘。一路走一路点燃烛火,船员们将沉甸甸的木箱放在了山洞的最里边。沉重的物体压在地上弄起一阵灰尘,男孩父亲拍了拍船员们的肩膀喊着回去。男孩想了想,却还是将木偶放在箱子旁:

“你要好好地待在这里哦!”




“等我父亲航海归来,我就回来接你啦!”

-----------------------------------------------------

そらる猛地从回忆中回过神来,自己仍身处一片黑暗。

身后仍是那精致的宝箱,里面的珍宝却不知是否还在。

距离男孩走后,也曾来过几拨人。在发现箱子内的宝箱后,无一不露出贪婪的目光。他们疯狂的往袋子里装满金币宝珠,甚至还为此大吵一架开始动手。而小小的木偶还是在箱子旁,没人注意到他,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比起破旧的木偶,还是金灿灿的珠宝更吸引人不是吗?

そらる看着自己身上的灰尘,不禁觉得自己的处境像是那晴天娃娃一样。

-----------------------------------------------------
在自己身上织网的蜘蛛已不知所踪,网上也粘着许多灰尘。

洞口传来了冗长的推石块的声音。

“这又是第几波人了呢?”

そらる仍保持着那个姿势。

洞口的人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看来这便是马伊船长留下珍宝的洞穴了。自从他被人追杀,也已经过了一千多年了吧。据说当时还找到一个小男孩的尸骨呢,真是稀奇。”

そらる细细倾听着那带有一点糯腻与颤抖的少年音,他早已从以前过来的人那听说男孩的死亡,但他却对这明明很害怕却还是走进来的少年带着一丝兴趣。一窜灯光射进来,并不是蜡烛的红光,而是白光,像太阳般带给人温暖的白。

身着奇怪装束的少年走了进来,在看到空着的宝箱时,却叹了口气。

そらる在心里笑了笑。

“又是一个为宝藏而来的人么。”

少年抱怨的声音响起,也许是因为嘟着嘴,说话有点听不清:

“还是被别人先一步抢走了么?还想着能带一些那时的器物回去研究,果然也只能想想了吧,哈哈。”

转身正准备走回去时,手电筒不经意转到了木箱的旁边:

“嗯?这是什么?”

少年将地上的东西捡起,由于年代久远,上面的灰尘已积起厚厚的一层。不嫌弃地用衣服仔细将其擦了个干净,一张呆楞的木偶的脸显现了出来。

“啊,是个木偶?”

少年惊呼起来,却没有因无价值而将他扔掉的意思,反而仔细的收进背包里:

“你的主人一定很喜欢你吧,不然也不会把你放在这满是宝物的地方。”

在少年拿着他,在手电筒照亮他的那一刻,そらる只有止不住的惊讶。

与男孩一模一样的身型,遗忘许久的肌肤的触感,还有那一头干净利落的白发。

这,不就是那男孩吗?

小鸟的鸣叫声叽叽喳喳,少年走出洞口,手摸着包里装有木偶的那一部分:




“记住哦,我叫まふまふ。”

そらる瞪大了眼睛。他没注意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因为他的记忆深深刺激着他。他看到了自己初识小男孩那一刻,男孩对他伸出了手:




“记住哦,我叫まふまふ。”
----------------------------------------------------
文 又 退 步 了。
还有这已经是我甜的极限了呜呜呜【bu
A!T!R!!!!四周年快乐!希望你们两个不要再有其中一个人离开这种事啦!!希望你们能够一直在一起搭档呢!
最后感谢看到这儿的你啊❤️

【そらまふ】残缺的木偶(上)


-大概是第一篇也是最后一篇甜文(?
-OOC慎

“你要好好地待在这里哦!”

戴着黑色领结的小男孩将木偶放在精致的箱子旁,点点烛光照亮了孩子的脸庞:

“等我父亲带我航海归来,我就会来找你啦!”

男孩的眼睛里还闪烁着光亮,他正为未知的旅行而感到兴奋激动。往后退一步,男孩跑了出去。

在那天的告别后,男孩却再也没有回来。

---------------------------------------------

亮着的烛光不知何时已经熄灭了,そらる歪着头坐在宝箱旁。

そらる是个木偶。

在被一位老爷爷制造出来后,就同一个海盗船长的儿子生活在了一起。

那男孩喜欢将自己白色的长发扎成低马尾,用墨汁在白暂的脸庞上抹得乌漆麻黑,再笨拙的模仿着父亲举起剑站在船头的动作。そらる就躺在床上,悄悄瞄着男孩幼稚的动作。

他的脸无论任何时候都是充满朝气的。就算そらる是个木偶,也深深体会到了这点。

他时常对着男孩房间内那块小小的镜子烦恼,因为一看到自己身上硬邦邦的木头与上面的纹路,他便止不住思考:为什么自己做不出任何表情?为什么我的皮肤这么僵硬?为什么我是个木偶?

挂在窗台上的晴天娃娃仔细思考了一阵,看着自己的红色挂绳头也不回的对そらる说:

听说人都是有心的哦!那么你有心吗?

也许是认为晴天娃娃是跟随着主人的父亲从东方带回来的,小小的木偶十分相信这见识颇多的玩具。他仔细的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却没有一丝心跳。

晴天娃娃看懂了他的表情,白色的身体随风飘荡:

没有心的话就不可能是人啦,你还是放弃吧!

そらる没应他。

晴天娃娃也没有生气,而是晒着阳光满满睡着了。

深邃的夜空代替了黑暗,白天玩闹的男孩此时也乏了。穿上舒适的蓝色睡衣,抱住床上的木偶安然入睡。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映射在窗帘上屋外树木摇曳着的影子,そらる感受着男孩绵长的呼吸与手上传来的热感。

“我真的不能变成人吗?”

---------------------------------------------
そらる是个残缺的木偶。

他没有心。


---------------------------------------------
这文现想现码现发真的是比煎饼果子还热乎…
大概是贺文!
再看看吧!说不定发了下一章呢(((

pokémon ATR(下)

-藤藤蛇そx卡拉卡拉ま
-BE/文笔渣

深如墨绿的藤蔓猛地从水里窜出,被藤蔓紧紧包裹在其中的鲤鱼王挣扎着,鱼尾疯狂拍打藤蔓,却终还是垂下,木讷的眼神瞪着前方。

そらる走上前来,操纵藤蔓将鲤鱼王的内脏仔细除去,带小刺的藤蔓在里面刷了一圈,原本满当当的内部便只剩下微红的鱼肉了。用利叶把鲤鱼王开膛破肚,再掰开调味橘果将汁淋在上面,鲤鱼王刺身就算是完成了。そらる抹了抹手,招呼一旁早已垂涎欲滴的まふまふ过来吃午餐。

そらる照顾まふ也将近有几个月了,原本只是淡青色的鳞片却慢慢的变成了墨绿色,每天的遇袭与狩猎应足以让自己进化了才是。身边的まふ感觉到了身旁人的焦躁,将鲤鱼王肉小心翼翼的递给他,颇有几分讨好的样子。墨绿色的藤藤蛇回过神来,拍了拍卡拉卡拉的脑袋,拿过他手上的肉细嚼慢咽地吃起来。

两人饱餐一顿后,便睡起了午觉。原本两人是没有睡午觉的习惯的,不知是钓鱼太累还是环境好的原因,そらる抱着まふ躺在草地上,不一会呼吸就变得绵长。

そらる一睡便睡了两个小时。

他醒来时,身旁的まふ已不知所踪。看到袋龙母亲的骨头还在一旁,そらる也只当まふ趁着自己睡着出去嬉戏,他拿起骨头,起身寻找。



“まふまふ---------”

冗长的叫喊声惊走了几只波波,そらる的情绪变得紧张。距离他开始寻找まふまふ,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墨绿色的藤藤蛇突然停下,他望着不远处,隐隐约约从那个方向听到了打斗声。そらる有股不好的预感。

当他赶到那时,まふまふ已经倒下。袋龙母亲的头骨裂开了道大缝,还有汩汩鲜血从他的腹部流出。即使这样,年幼的卡拉卡拉仍用凶狠的目光瞪着对面的训练师,甚至还摆出攻击的姿态打算继续战斗。

そらる正要上前,却被突如其来的火焰止住了脚步。而まふまふ,也正好被那火焰,烧成了灰烬。


与卡拉卡拉对战的训练师仍在得意地笑着,他的喷火龙攻击提高了,他终于可以与道馆馆主一战。可そらる只听见自己脑袋嗡的一声,却是什么也听不到了。

藤藤蛇缓缓转头,眼里迸发出仇恨与凶狠。他明白为什么まふまふ会不要命的攻击这个训练师了。

因为这个大鼻子训练师,就是杀死袋龙还沾沾自喜的那个混蛋。

大鼻子训练师也注意到了そらる,他眯起眼,摸摸鼻子,又将喷火龙放了出来。

喷火龙见到自己的对手竟是个仍未进化的藤藤蛇,轻蔑地舔了舔嘴,吐出火球。そらる快速躲过,操纵着藤鞭束缚住喷火龙,却不料对方飞上了天,正打算捉住自己。

“喷火龙!使出自由下落!”大鼻子训练师退后几步,朝着空中的喷火龙喊道。

そらる神色一凝,瞅紧机会在喷火龙下落的瞬间使用草绳结将喷火龙绊倒,一击碾碎便把喷火龙击倒。

那大鼻子训练师,在看到对手藤藤蛇有这样的力量后,竟不顾喷火龙自己逃跑。喷火龙看着主人逃跑的身影,阖上了眼。

战斗完的そらる没有去追上训练师,而是走到了被火焚烧过的草地旁。他手里还拿着まふ母亲的骨头,可拥有他的主人却不能再使用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热闹的精灵中心内,许多训练师正流传着这样一件事。

在距离这不远处的森林里,有一只怪物。

他的鳞片是带有一点绿的黑色,如蛇一般,却又拿着不知是什么精灵的尸骨……

--------------------

这  就  算是   写完了吧【哭唧唧】
趁着赶寒假作业跑过来偷偷码的字  还有两天就上学啦
希望大家开学作业能够写完   吧
最后感谢看到这儿的你(*๓´╰╯`๓)♡

【そらまふ】pokémon ATR (中)

-藤藤蛇そx卡拉卡拉ま
-BE/文笔渣

そらる忍痛捂着手臂用藤鞭劈死了一只小拉达,身侧蠢蠢欲动的小家伙也终于探出头来,用骨头好奇的戳着小拉达的尸体,感到无趣后又屁颠屁颠屁颠的帮そらる捡柴火去了。

まふまふ跟着そらる已经两个月了,小家伙也乖,没给そらる惹麻烦。そらる用锋利的叶片将小拉达的肉割成一块一块的,叫まふ把肉串在树枝上,自己则去准备生火。

そらる很讨厌火。大多数是因为自己是草系精灵的原因,可现在,旁边还有一只等着食物的嗷嗷待哺的卡拉卡拉,他也只好动手。

身边没有火系精灵,そらる就只好使出最原始的方法-钻木取火。但在そらる正苦苦地生火时,旁边早已按耐不住的まふ游刃有余的朝树枝喷火,还自己做了小架子固定肉串,そらる的内心是崩溃的。

原本旺盛的火苗逐渐变小,烧焦的枝条泛着一点红光。そらる用叶子扇去自己和まふ身上的烟味后,收拾收拾便继续上路。

远处时不时传来巨大宝可梦嚎叫的声音,在听到树丛里细细碎碎的响声时,そらる停住脚步,把因突然停住脚步撞到自己背上的まふ藏在身侧,眼睛警惕的看着草丛。

草丛里的动静突然停止,一只野生的绿毛虫钻了出来,嘴里还嚼着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树果。对方很明显是看到自己才钻出来的。既然绿毛虫已经看到自己,そらる也只好顶着属性相克硬着头皮上了。

そらる用藤鞭打算先牵制住绿毛虫,不料对方直接避开并从吐出了毒针。そらる护住まふ,打算承受住这一击,却被挡在自己面前的岩石吓了一跳。まふ不知什么时候使出了技能,侥有得意地望了一眼そらる后,便进入了战斗的态势,两眼瞪着绿毛虫。

绿毛虫也被吓了一跳,随即狠狠地撞了过来。まふ避开绿毛虫的攻击轨道,使出落石砸得绿毛虫满是伤痕。绿毛虫盯着まふ,像是对这半路冒出来的宝可梦很是愤恨。它把在嘴里凝结许久的毒针吐了出去,まふ神色一凝,快速组合在一起的岩石替まふ挡住了毒针。卡拉卡拉把手中的骨头朝绿毛虫砸了过去,原本还对まふ带有轻视的绿毛虫被砸得晕头转向,倒下去就再也没起来。

不远处仍在观望的藤藤蛇还在对卡拉卡拉的表现讶异不已,まふまふ甩了甩尾巴,眼睛里的得意多得仿佛要溢出来:“そらるさん,别小看卡拉卡拉啊,我也是可以战斗的。”そらる摸了摸小家伙的头,显然没有将话放在心上。

远处传来人类的说话声,そらる望了眼绿毛虫,最终终还是拉上まふ迅速跑进森林深处。

-------------------------------------------------------------------
寒假的第一次更新hhh
很抱歉拖了很久 
卡拉卡拉喷火我是看属性表的时候看到可以使用火系技能,于是就加上了(((【不能喷也别怪我 属性表的错】
谢谢看到这儿的你√(*๓´╰╯`๓)♡

【そらまふ】去年的信封

教师そ✖︎学生ま

-そ视角
-补习班突然想出来的梗
-BE 文笔渣慎入


还记得,他是高二的时候转过来的。过大的校服在他的身上挂着,显得他十分瘦小,畏畏缩缩的眼神却连看着人都带着哆嗦。他拍了拍胸脯,像只受惊的小猫安慰自己,结结巴巴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まふまふ。

只记得那时的自己面色冷淡的安排他到了第一排靠窗的位置,心里却已是惊涛骇浪。

真是,太可爱了。

只想把他揉进自己心里,让他永远属于自己。

心不在焉的讲着黑板上的题,我小心的瞄着正做笔记的他。胸口的纽扣过松不知不觉的便开了,姣好的胸脯漏了出来,他似乎意识到了,慌乱的把扣子系好,悄悄往四周看是否有人看到,我忙收回眼神继续讲题。

我控制不住自己心里对他的占有欲。

---------------------------------------------
距离他转来,已有三月之久。

我整理了下桌上的资料,拿着水杯站起,侧眼瞟了下墙上的闹钟-

晚上七点。

街上一片灯火通明,温暖的霓虹灯光照在我的脸上,我摸了摸,却只感到一阵寒冷。心里涌起一股思念感,他的脸庞仿佛映在了面前的玻璃上。我不可控制的走上前抚摸,却是暖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拉开角落的抽屉,露出里面的信封。

“ 就这样做吧。 ” 我想。

---------------------------------------------
新年的气氛渲染了安静的校园,看着学生们如此喧闹,我拍了拍桌子示意安静。角落里的他还是如平常一样低着头,卷缩在座位上,像只胆小的猫。我拿起手中的信,很难得的笑了起来:

“同学们,距离新年已不剩几天。老师这里有信封,希望你们可以写上自己下一年的目标或者愿望,在下一年的最后一天,老师会把这些信封再还给你们,看看你们去年的目标有没有达到…"

喋喋不休的说着话,我把信封一一派发下去。在递给他时,假装不经意的碰了下他的指尖。没有再留意教室里的大声评论与说话声,我看着他郑重地在信纸写下一笔一画。他微红的指尖握着笔,仔细认真的在信封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我将所有信封收好放在办公室桌子下的柜子里,想了一会,还是将在所有信封最上面的他的信封拿起,小心翼翼的放在锁屉里,上锁。我透着抽屉,仿佛看见了信封。

来年再见啦,まふまふ。
---------------------------------------------
第二年的他像是要脱离这个群体一般。

我在食堂前朝手哈气,温暖的感觉只在手上遗留了一瞬,下一秒又被寒冷覆盖。他身上只穿着学校的衬衣,单薄的身子只需一阵风就能被吹倒。站在相约步入食堂穿着保暖服饰的人群中,他显得格格不入。拿出裤兜里的零钱,他朝食堂望了眼,终究还是没有进去。

我走过去,将颈上的围巾围到他的脖颈上。

“下午还有体育课呢,不吃饭怎么行。”

我将口袋里的钱全部给了他,他摇摇手要拒绝,我也把握住机会将钱放到他掌心上。他思考了下,还是朝我鞠躬向我表示感谢,却将脖子上的围巾还给了我。

看着他一步步离开,我握紧了手。

他手心的温度像是暖流般传遍满身,想起他刚来时泛红的脸,我竟傻乎乎的笑了出来,却突然止住---

诶 刚刚 他的手腕上 怎么会有伤痕呢

---------------------------------------------

今天,是他转来的第二年。





他死了。传言是遭父亲毒打后跳楼自杀的。

更有传言,说是掉下来的一个,便摔得粉碎,像是豆腐渣一样。

我不信。

他这么胆小的一个人,怎么敢去自杀呢?

他这么可爱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是那一坨恶心的招惹着蚊虫的血与肉?

他明明,还活着。
---------------------------------------------

拉开锁屉,附身虔诚地吻上他的信封,慎重的打开,里面他清秀的字体,像是一次次挠着我的心。そらる将信封放下,闭眼,却是他对自己展开笑容的样子。



信封的纸被水打湿,渐渐晕开了上面的字。上面写着



“新的一年啊,我要好好的活下去。”

---------------------------------------------


大概是新年第一更emmm而且还是延了巨久的元旦贺文
梗来自我们补习班的活动!以及还有补习班老师说的话!
当时虽然只有满满的奚落还有觉得幼稚,却真的很感动。
“至少为了关心你的人,请你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吧。”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以及,写第一人称代入感巨难大概以后不会这样写了哼唧这次写的是真烂。
感谢看到这儿的你啊www祝大家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也要承包ATR!

恶龙 骑士与魔法师(3)


-未知设定そらるx魔法使いまふ
-OOC且渣
-前期甜 后期虐 【现在大概是过渡
-BE

まふ睁大眼睛望着那孩子,孩子明显是不小心进来的。他的脸上满是泥土,头发里也有许多沙砾,像是刚被人从土里挖出来了似的。他愣在原地,完全没有想到这里会关着人。孩子退后两步,正准备扭头就跑。

まふ的肚子却突然传来一阵响声,在空旷的牢房里显得格外清晰。孩子的身体抖了抖,却还是撒开腿跑了出去。

外面的夕阳终于落幕,监狱里也变得越来越黑暗。まふ靠着墙,只感觉头越来越沉重,身体也正发热,腹中的饥饿感越来越强烈。

そらる早已感觉到爱人的不对,却只得在另一个牢狱里干着急。监狱外的村民对于里面的事情丝毫不关心,就算喊人也无济于事。

监狱外再次传来脚步声,そらる抬头,却看见本已离开的孩子哆嗦着进来了,手里多了两个酥饼。他看着そらる,本要收回去的手却突然递出去。

そらる望着男孩,心里充满暖意,却没有忘记爱人的安慰。他把孩子唤到身边,隔着笼子对他说:

“你能帮我打热水来么?我的同伴病了,他正需要一些东西来退烧。”

孩子点头,把手伸进まふ的笼子内,小心翼翼的把藏在袖中的另一个酥饼放在稻草上,起身离开。

第三次过来,孩子手里除了热水和毛巾,还有一块巨大的薄布。

他把毛巾放在热水里浸泡,仔仔细细的给まふ擦脸。

迷迷糊糊的まふ只感觉到有暖暖的物体在他的脸上蹭来蹭去,不禁靠过去,又沉溺在了周公的梦里。

そらる看着男孩仔仔细细为爱人擦拭的样子,突然笑出声,心里暗暗想:

“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吧。”

-------------------------------------

在被孩子照顾之后,まふ的发烧也终于有所好转,孩子也天天给他们送食物。

然而变故突然发生。

在一次送食物时,本不该有人再进入的牢房门忽然打开。男孩被逮了个正着。

“切,这小鬼怎么还阴魂不散,”

一光着膀子的村民嘴里嘟囔着,抬眼便看到そらる他们手里的酥饼。两眼一横,抓起小男孩的衣领便把他扔出去:

“这几天村里人的粮食果然又被你偷了,你这不知道哪来的孤儿还想在我们村里活下去?你这不知好歹的东西!”

孩子被狠狠扔在地上,他捂着嘴巴开始咳嗽起来。光膀子村民还想动手,却被一旁的矮个子村民拦下:

“今儿这畜生还不是要紧事,把这两个带走到村长那。”

光膀子村民低下头应了一声,把铁笼钥匙打开,将そら与るまふ用手铐铐上,一手拉着一人走出门外。

まふ摆弄着手上防魔法的镣铐,心中的疑问不断加深:

“这可是皇室才会有的专门防止魔法师施法的镣铐啊,怎么一个不知名的村子怎么会有呢?

--------------------------------------
emmm暂时先更这么多吧 有点儿困
感觉还要写很久的样子呢
谢谢你看到这儿www❤️

【そらまふ】Pkémon ATR(上)

-藤藤蛇そ✖︎卡拉卡拉ま
-BE/文笔渣
-まふ辨认宠物小精灵叫声视频的看后产物


和煦的阳光均匀的铺洒在草地上,不远处的棕树随着风摇摆着树枝。一只藤藤蛇拍掉身上的泥土,定定看着这一切。

“真美。”そらる想着,摇晃着的尾巴透露着主人的开心,“逃出研究所真是个正确的选择。”

立起身子逐渐稳住呼吸,そらる看了看远处稀落的房子,一下子窜进草丛。

鼻尖充斥着青草的清香,そらる此时只想躺下来享受温暖的阳光。可他却摇了摇尾巴,继续往前走,没走几步,他便侧身躲进了一旁的棕树后,侧着耳朵警惕的听着声音。

不远处的训练师还在寻找着猎物,そらる嘴巴一撇,暗想:“自己才刚出来才不想就这么被抓回去呢。”

这么想着,倒是身后再也没有动静。そらる想悄悄转头,却被身后一声吼叫吓了一跳。只听几声精灵的叫声燃烧的声音,そらる定了定神,又侧身跳进草丛,身上的青绿肤色让他可以很好的隐匿在草丛里。

“切,就只有这样么?还以为是很厉害的精灵呐,没想到只是长得凶猛罢了。”

大鼻子的训练师将喷火龙收进精灵球,细小的眼睛瞥了一眼正努力支撑着身体的袋龙:

“还不死么?那还是算了吧。反正这么弱小的精灵,也只能拿来吓吓别人吧。”他把玩着手里的精灵球,转过身得意洋洋的走开了。

そらる见训练师走远,马上从草丛里跑了出来。

“他是傻子吧。”そらる翻了个白眼,想着,“那袋龙是因为不想和他打啊。”

那是一只还有着幼崽的袋龙,只不过正好好的藏肚子上的袋子里。再加上袋龙的有意保护,那幼崽倒是没被发现。

在训练师走掉的那一刹那,还苦苦支撑着的袋龙倒在了地上。身上还带着滋滋的,肉被火灼烧的声音。袋中的幼崽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急忙钻出来紧紧贴着母亲迅速起伏着的肚子。

袋龙的身上已满是伤痕,她浑浊的眼睛甚至还没有看到自己幼崽的最后一眼。

懵懂的幼崽还牵着母亲的手摇晃,可他不知道,那双常捧着自己举高高,摇晃着让自己入睡的手已永远垂下。

そらる坐在一旁,看着幼崽摇动着母亲的手,默然不语。幼崽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坐在一旁,像个骑士般守护着母亲的遗体。

这一坐便不知坐了多久。而そらる,也不知守护了幼崽多久。

待そらる再次为幼崽送来食物时那幼崽却突然站起身,爬上了母亲的遗体,在母亲的溃烂得看不见脸的头部,挖出了头骨。

侧身从遗体上跳了下来,幼崽将母亲的头骨仔细在そらる送来的水里冲洗干净,戴在头上。

そらる看着一切不语。他曾在研究所的博士那看过,有一种精灵会将意外过世的母亲的头骨带在头上,原来是袋龙的幼崽么。

回过神时,那幼崽已经转过头。他望着そらる,说出了这许多天来的第一句话:


“我叫まふまふ,你呢?”


“啊。”そらる朝他笑了笑,



“…我叫そらる。”

大概是想起自己很久没更了所以急急忙忙证明自己还在这世界上的新坑,恶龙的话大概这个星期会更吧(回忆得起剧情的话)花吐梗的赞实在是莫名的多 有点感动
【以上某胖次的碎碎念】

总之感谢看到这儿的你啦 ❤️【这种题材写BE我也是真…】